科学家掠影

让我们争一口气!饶子和名誉理事长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开学典礼上的讲话

日期:2022-09-09  浏览次数:230

内容来源:作者本人及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导读:9月3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举办了2022级本科生开学典礼。中国生物物理学会名誉理事长,清华大学教授饶子和院士作为校友代表发言。饶子和院士在讲话中鼓励科大学子保持“为国家争口气”的定力和志向怀抱“对科学探索”的热爱和追求


让我们争一口气

饶子和在中国科技大学2022年新生开学典礼上的发言


尊敬的母校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


首先我要感谢母校的邀请。大学的开学典礼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难忘的。毕业后还有机会第二次参加母校开学典礼的学生并不多,我感到荣耀和幸运。


看到各位同学,我不由得想起我们当年入学的情景,时间过得真快,明年就是我们这一届学生入学50周年。在这半个世纪里,我有过很多经历,去过很多地方,在不少大学的开学典礼上发过言。但是对我来说,科大是独一无二的——因为只有在这个校园里,我才感到自己又变回了当初的那个学生。


今天,我不想讲自己的经历,只想以一名学长的身份,带着同学们认识一位已经逝世的科大老师,中国生物物理学奠基人贝时璋先生。


我毕业的中国科大物理系生物物理专业,其前身是中国科大生物物理系也是12系,是贝先生一手创建的。贝先生是1948年遴选的中央研究院第一批院士,也是中国科学院最长寿的院士,2009年仙逝时享年107岁。


贝时璋先生出生的时候,慈禧太后还在垂帘听政,科举制度还没有废除。等到在座各位同学出生的时候,贝先生还在安安静静做着他的研究。大家不难回忆,在他生活的一个世纪里,无论是世界和中国,像走马灯一样,发生了多少翻天覆地的更迭;但却很难想象,一个人要有怎样的定力,才可以在这令人目不暇接、风雷激荡的漫长岁月里,“风雨不动安如山”地守住一张书案。


贝先生因胚胎学和细胞生物学研究成名,是中国胚胎学和细胞生物学的创始人之一,却鲜有人把他和国家“两弹一星”工程联系在一起。每一个中国人都听过“两弹一星”,知道这一工程对改变中国命运的非凡意义。我们科大当初就是为“两弹一星”而开办的大学。然而在23位“两弹一星”元勋名单里没有贝时璋先生的名字,在这件事情上他是“隐形人”。但在这默默无闻的背后,是贝先生为国家需求改变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力排众议,领导开辟了我国学科交叉的先河,奠基了我国生物物理学的发展。为了“两弹一星”,他中断了自己的研究,在1958年创办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中国科大生物物理系,使得生物物理专业在中国成为一门独立的生命科学学科,中国也成为世界上几个最早拥有生物物理学研究专业的国家之一。贝先生先后组织开拓了放射生物学、宇宙生物学、仿生学、生物工程技术、生物控制论等分支领域。从1964年我国第一次核试验开始,在6次核试验的核爆炸现场,都开展了动物实验,对这些动物核辐射效应的研究持续了二十年。大家今天对航天员很熟悉,但最早的航天员其实是动物而不是人。我们的前辈发射生物探空火箭,再回收那些实验动物开展研究。这些研究都属于国家机密,不能发表论文,外界对此一无所知,没有定力、热爱和科学家的奉献精神,是做不下去的。正是贝先生等前辈们默默无闻地付出,成就了我国最早的一批生物物理学骨干人才,也成就了今天我们在该领域的领先地位。


从科大毕业后,我很幸运地被分配到贝先生担任所长的中科院生物物理研究所工作,随后又考上了梁栋材院士的研究生,成为梁先生的开门弟子,半个世纪以来一直致力于对病原体的探索。有时候我会感慨,生命科学研究总在读取生命的密码,而从贝时璋先生的人生,我们能够读到什么呢?


贝时璋先生说过:“一个真实的科学家,是忠于科学、热爱科学的;他热爱科学,不是为名为利,而是求知识、爱真理,为国家做贡献,为人民谋福利。”我们听过许多类似的说法,但很少有人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像贝先生这样有说服力。他说自己是“用生命在研究生命”。即使在一百多岁应该颐养天年的日子,他还在孜孜不倦从事细胞重建研究。甚至在去世的前一天,还跟同事讨论工作。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们要为国家争口气”。


当我考虑在今天的典礼上跟同学们交流什么的时候,我自然而然地想起了贝先生的这句话。我感到有责任让大家听到它,因为我相信,这是一代宗师的遗训,而我们在场所有人都是继承者。


我很幸运,因为无论是在中国科大,还是在中国科学院,都是沿着贝时璋先生开创的道路往前走的。几年前,我作为筹建工作组组长参与了科大生命科学与医学部的创建;我所在的研究组,2003年临危受命,在世界上解析了第一个SARS病毒蛋白质的三维空间结构;2020年新冠疫情,又率先报道了两个最核心的抗病毒药物靶点。每一个重任在肩,都必须砥砺前行,去像贝时璋先生说的那样,争一口气,把一切“不可能”变为“可能”。我们取得了一些成果,这跟运气有关,但很多时候,运气的到来,就是因为我们比别人多做了一点。唯有想着“争气”,怀抱纯粹“热爱”的人才会赢得运气。


今天,我们又站在一个特殊的关口。过去三年里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你们的高中生活几乎是在口罩里度过的。地球上还发生了很多大事件,而这些都或多或少、或远或近地影响到了我们。


我总担心,如今的年轻人是在比前人更安逸的条件下长大的,但是刚刚长大,就要遇到扑面而来甚至无法把控的种种困难。我不想温情脉脉地告诉大家那没关系。因为这是大家必须要去迎接的挑战。我年轻时当然也遇到过困难,在到科大之前我做过下乡知青,有5年的时间种稻插秧、耕田割麦、放牛养鸭、挑河积肥,在那个时候我如果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只会迎来更大的悲剧。


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际遇。我们所谓的人生经验对大家并不适用。但是,志之所趋,无远弗届;情之所至,金石为开。保持“为国家争口气”的定力和志向,怀抱“对科学探索”的热爱和追求,是任何年代都不会过时的人生配方。


开学典礼往往是一个成人礼,从今天开始,每一个人都需要考虑,作为成年人,怎样度过自己的人生。作为一名学长,我期待见到大家在最好的年纪,在最好的大学,用最好的态度,做最好的事情。如果你想要成为下一个贝时璋,那么今天的你就要准备用上百年的时间去为之努力,去争气,去热爱。放到一生的时间里,一时的得失与困难都会显得微不足道。


今天,我在这里转述贝时璋先生的遗训,是想提醒各位,两弹一星、中国科大,原本就是为了“争气”而诞生的。我们的前辈,在国家“十面埋伏”的时候,发展“两弹一星”,解决最大的“卡脖子”问题。今天,还有很多的“卡脖子”问题,等待我们去解决,等待着一代又一代科大学子前仆后继。


根据学校的统计,科大每1000名本科毕业生中会产生一名院士。成为院士,在外面广大的人群中是概率很低的,但是在科大这个校园里,概率是千分之一。如果2022级的同学们再努力一把,每1000名本科生产生两名院士,那么概率就又会提高一倍。(插话:大家有信心吗?)当然,我很自豪地告诉各位,我们那一届全体198名本科生中已经产生了三名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院士,高于全校平均水平。以后的概率,要看各位的了!


用贝先生的话来说,让我们的气魄更大些,眼光更宽阔些。请大家记住:无论什么时候,我们科大人是要争一口气的!


谢谢大家!祝愿大家前途无量!



饶子和

2022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