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前沿

卞修武/平轶芳/张抒扬​系统揭示了新冠病毒引发的全身发病机制

日期:2021-06-21  浏览次数:1789

来源:iNature

由 SARS-CoV-2 引起的严重 COVID-19 疾病经常伴有肺部和肺外器官功能障碍。然而,SARS-CoV-2的器官嗜性和病毒进入系统传播的端口在很大程度上仍然未知。

2021年6月16日,陆军军医大学卞修武平轶芳及北京协和医院张抒扬共同通讯在Cell  Research 在线发表题为“A cohort autopsy study defines COVID-19 systemic pathogenesis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分析了来自中国武汉四个队列的 26 例 COVID-19 尸检病例,并确定了 SARS-CoV-2 的系统分布。在症状出现后长达 67 天,在危重 COVID-19 患者的肺部和多个肺外器官中检测到 SARS-CoV-2。根据患者的器官嗜性和病理特征,COVID-19分为病毒性肺内亚型和全身亚型。

在全身病毒分布的患者中,在血气屏障、血睾屏障和过滤屏障的单核细胞、巨噬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中检测到 SARS-CoV-2。病程长的危重患者表现出肺细胞增殖减少、病毒RNA减少和肺部明显纤维化。肺和肺外器官中永久性 SARS-CoV-2 的存在和组织损伤表明,病毒直接入侵是危重患者的致病机制。SARS-CoV-2 可能会在生理屏障处劫持单核细胞、巨噬细胞和血管内皮细胞,作为全身传播的入口。因此,该研究描绘了 SARS-CoV-2 感染的全身病理特征,这为新型 COVID-19 治疗的发展提供了启示。


SARS-CoV-2是一种新型 β 冠状病毒,已引起全球大流行。与导致中东呼吸综合征 (MERS) 和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 (SARS) 的其他两种冠状病毒株相比,SARS-CoV-2 死亡率较低,但传播效率较高。来自三级转诊中心显示,尽管大多数 COVID-19 患者没有症状或症状较轻,但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容易出现重症或危重症,死亡率高。除了呼吸道表现外,额外的肺部受累越来越多,包括免疫系统、心血管系统、胃肠系统和神经系统的功能障碍。然而,关于 COVID-19 的致病性,尚不清楚全身病理变化是否由局部病毒攻击驱动,适应不良的免疫反应或治疗的后果。


COVID-19 死者尸体解剖和实验动物研究提供了对肺部和多个肺外器官基本病理变化的见解。肺部是 SARS-CoV-2 受影响最严重的器官,表现为弥漫性肺泡损伤、渗出、间质纤维化、免疫细胞广泛浸润,包括功能失调的肺泡巨噬细胞和丰富的炎症因子。肺外器官表现出不同程度的组织损伤和炎症反应。特别是脾脏和淋巴结等淋巴器官中的淋巴细胞减少,但巨噬细胞增多。


这些发现为 COVID-19 重症患者的严重缺氧(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 (ARDS))和免疫功能障碍提供了病理基础。然而,关于 SARS-CoV-2 的组织嗜性和负责系统传播的病毒进入端口的信息很少。最近的一项研究为 SARS-CoV-2 通过穿过嗅觉黏膜中的神经-黏膜界面进入神经系统提供了证据。然而,SARS-CoV-2 是否能穿透物理屏障进入靶器官仍然未知。


人们认为,通过免疫组织化学 (IHC) 染色对 SARS-CoV-2 刺突或核衣壳蛋白的明确检测应确认肺和肺外器官中原位病毒的存在,从而建立靶器官病毒感染的直接证据。在本研究中,使用来自中国武汉四个队列的 26 例尸检病例分析了 SARS-CoV-2 的器官嗜性,并评估了病毒相关的器官损伤。该研究将 COVID-19 分为两种病理亚型,分别为肺内感染和全身感染。该研究描绘了 SARS-CoV-2 的器官向性和致病性,这有助于更好地了解病毒感染的机制和减少病毒全身传播的新治疗方法。


参考消息: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422-021-00523-8